自在读小说网 - 澳门皇冠APP - 仙途遗祸最新章节 - 1517 不同的幻境

仙途遗祸 1517 不同的幻境

作者:小小沙丁鱼书名:仙途遗祸类别:澳门皇冠APP
    确实,林诚思从来没有摆出过强硬的态度来。

    但这也不是他不想啊!

    首先,在卧龙山脉的事情上,林氏留下的破绽就太多。就连林越,也要尽力证明和林氏没有真正关联。自身不正,自然就很难硬气得起来。

    何况身边还有个林水馨。

    光是她的伪装身份,就已经让人应接不暇了。林诚思哪里还有那个精力,去考虑其他事。

    但林诚思也确实清楚。

    自幼生长在明都的宗室,肯定和他的心气不一样。就算是碰见了水馨,保不定都要争个长短。加上他们饱受清血丹的余威折磨。要说心理上不出任何问题,怎么可能。至少怨气是肯定会有的。

    所以他也就懒得计较了,由得他们发挥。

    “所以,两位想怎么个强硬法?”林诚思不但不生气,还堵住了想要劝解的吴皎。

    林诚月正想开口,林诚允先到,“之前就没有得到清血丹,现在看来那清血丹至少不只一颗。我们至少得要来一两颗进行研究。”

    林诚允还是更理智的。

    但是很显然,太短的时间,并不足以让他考虑周全。

    “我想如果不只一颗清血丹,他们会直接将一部分清血丹送往华国,直接让我们的皇上给一个交代。”黎允不需要奉承宗室,不客气的接口道。

    “凭什么?”林诚月怒了,“是他们的子嗣,想要拿清血丹来做邪法!就是之前的说法,最简单的说法,也是说清血丹能清除他们和林氏血脉之间的关联!”

    黎允才不客气,回怼了过去,“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清除自己和林氏血脉的关联?关联又不是多深!说到底不过是他们家里出了几个不肖子孙,这几百年来,哪家的不孝子孙出得最多,大小姐心里没数吗?”

    “你!”

    林诚月一激动,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了。

    “诚月,你失常了。”林惊珩皱眉开口,打断了林诚月的爆发。

    林诚月气得胸口不断起伏,但作为宗室女中的佼佼者,她的学业倒不仅仅是走形势,是有认真学习的。

    加上身上也有相关的法器,稍微回想一下,也就觉得自己的状态不对,赶紧又做了回去,重新默念经典。

    “是我想岔了。”林诚允揉着眉心,“但清血丹的事情,我们还是要去问一声的。”

    这个态度就不错了。

    黎允不再怼人。

    吴皎他们都对黎允的情况挺奇怪你黎家虽然不是宗室派的,但这么硬气也奇怪啊。明明还会帮林安然逃婚,对那个林冬连态度也很好……

    他们不清楚。

    从万色莲开始,到之前的《安民颂》领域。黎允已经渐渐有些明白,姚清源破除的是怎样的屏障了。也就是他的积累不够。还需要继续修炼而已。

    底气足了,明白了自己真正的道路,自然有些事情也就不是太在乎了。

    “对了。”林诚月休息了一下,继续开口,“之前你们一直说的那个旁支呢,就是有特殊修炼资质的那个。她怎么不在这儿?”

    黎允不吭声了。

    之前被鄙视的林诚思听到这儿,却扬起眉,“从你们醒来都现在,至少已经过了两个时辰。而她算得上是你们的救命恩人了吧?应该在这儿坐着,等你们想起她吗?”

    林诚月又被他噎了下。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林惊珩大感头痛。

    再次出声打断道,“你们两个恢复得怎么样了?”

    “还行。”林诚允也觉得气氛不对,连忙回答。

    “可以说一下了么?之前你们昏迷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情况?”

    林诚月一下子就顾不得和林诚思怼了,脸色一下苍白。但是还好,没有要晕倒的迹象。林诚允的状况就好很多,他回想了一下就道,“那好像是仙海城的记忆,又好像不是,可能经过了我们的变化吧?我还记得,就是那一瞬间,我就到了一座城池的墙头,没人告诉我为什么,我也没法问什么,隐约听到了‘战死仙海城’这样的话。无穷无尽的怪物扑上城头对,是怪物,不是什么妖禽,海中妖兽。至少我没在书上见过那样的。那全都是人和兽类,人和禽类,或者人和鱼类的混合体……它们每扑到一个人,就一定会吃掉对方。有些被城防漏掉的,冲进城里,城里全是哀嚎。有时候攻势会缓一些,我也试着想要打听,但完全打听不到。最后,我忽然看到了一座宫殿的大门,好像是皇城,我没想那么多,直接冲了进去,就醒来了。”

    他的条理倒是十分清晰。

    但是……

    林诚思想了想水馨私下里提到的一些这显然和水馨的经历完全不一样!

    是因为水馨的抵抗力太高,根本没法将她拉入困境,只能给予心灵冲击?

    “对我来说,这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林诚允苦笑道,“不说别的,我觉得我的斗境应该有提高。”

    “我的经历不一样。”林诚月这时候一脸古怪的说道,“我是陷在了一个黑暗的迷宫里,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走出去,甚至没有办法点亮一点光芒。黑暗中还有各种奇怪的嘶喊声。”

    林诚思更迷茫。

    这和抓到的那些人的供词也对不上啊!不是应该都是仙海城的记忆吗?

    但是,水馨就算是仙海城遗孤,也不可能有守城的记忆。后面那个就更莫名其妙了……话说回来……

    “你在你的幻境里,死过没有?”林诚思抢着问了句。

    “没。”林诚允肯定的回答,苦笑着道,“我根本不敢死……说起来,在那里,我身上的文宝都是现实中有的那些,但是每用掉一个,没多久就会恢复。”

    但林诚月和林诚思的定位不一样。

    林诚月的学业固然不错,斗境却差了很多。若是放在了林诚允的幻境里,只怕立刻就会死掉吧。

    所以说……到底是林氏血脉制作的丹药?

    虽然会对林氏血脉造成冲击,却是留了一线生机的。甚至可以说,是提供了一场历练、考验。当然,这两位直接被拉入心灵幻境的这种情况,要是救援不及时,只怕也会丢命。或者心志崩溃。而且,有没有受到在波及范围内的林水馨的影响也说不准。

    而林惊珩显然也想到了“不会死”这一点,倾向了“考验”这个方向。

    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样看来,林诚允和林诚月,确实是不会出现大问题了。

    他的五感将整个驿馆的范围笼罩,注意到“林冬连”正和君九韶聊得开心的样子,皱了皱眉。举目一望,华国人到底还是重视两倒霉孩子,全都在这里了。不在这里的夏曦,貌似是领着宁朔和李遥知去和官方交涉了……

    林惊珩刚想要说什么。

    就见一个驿馆人员急匆匆的跑到门外,也不说什么礼貌,稍微一礼就直接道,“华国嘉年大长公主即将到达驿馆!”

    屋子内的华国人表情都是一懵。

    华国皇室的皇族寿命和修士比起来都很短。往往就是数十年的时光。但也有例外,就是“公主”。公主只要嫁对了人,对方到了文胆级别,依靠着婚契,一样能享有丈夫的寿命。

    不过,也正因为公主和宗室女在身份上的差别,驸马和宗室女丈夫的待遇差别也是很大的。

    如吴皎这几个人,如果取到了林诚允,那么接下来的道路,就自然有宗室扶持。不能说一帆风顺,却肯定会比寒门弟子更加顺利。

    但驸马不一样。

    所有的驸马,在娶了公主的那一刻,就不得掌握实权。不能掌握实权,还想要成就文胆,那就真的太难了。

    对绝大部分有资质有才华的书生来说,公主那就是个天坑。

    再于是,虽然分辨得出哪家子弟优秀,有文胆潜力,成功靠婚契摆脱皇族百年寿命制约的皇室公主,依然少之又少。

    嘉年大长公主是其中一个。

    事实上她甚至是现任皇帝的太姑祖母。皇室尚且活着的人里,辈分最高的三位公主中的一个。

    她的丈夫是宋雨霏是靠教化、治史成就的文胆,现任华国观风使。

    不掌握实权的观风使,到处乱跑是很正常的事。水馨还在天脊上见到过一个。但是观风使乱跑是观风使的事,做妻子的跟着乱跑是什么鬼?为什么都临近冬祭日了,嘉年大长公主都没在圣京,而忽然出现在了明都?

    屋子里的一群人当然不会不知道,明国身份最重(至少名义上如此)的人之一。

    所以,被那么一通知,都有种凌乱、不可置信的感觉。

    但是,驿馆的下仆总不至于拿这种事来忽悠人。何况说的是“即将到达”而不是“数日内到达”。有这件事没这件事,他们暂时都没出驿馆的打算。拿这件事来忽悠有何意义?

    一群人对视一眼,一个当务之急的问题是……

    “我和关启明搬出去住吧。”黎允无所谓的说,“顺带让夏曦和宁朔也搬出去。”

    驿馆分给华国的也就是一个院子而已。

    到了现在,空间已经是捉襟见肘了。再来一位大长公主……有封号的公主报着封号行动,那排场可想而知。

    不只是他们。

    林惊珩几个都想搬好么。

    就是林惊珩的辈分也没有这位高啊!

    至于另外两个,生长在明都的宗室,对明国自然是不怂了,对皇室的老辈分却是怂的。华国的整体形势,还是世家、宗室、皇室三分对抗,而皇室稳站上风的局面啊!

    然而这并不可能。

    也只能看着黎允几个瞬间脱身了。

    还好,当有皇室在前,自觉自己是“世家派”的黎允对宗室的态度一下子就好了起来。尽避友好暂时只针对林诚思,“林冬连姑娘其实需要不小的地方,在这里养灵植就不大好,原因特殊,你也可以陪林冬连姑娘住出去的。”

    林诚思却偏偏是最不怂皇室的一个宗室这丫学史的。

    不过,想想水馨出去的话,活动也自由不少。

    当下点头就应了。

    因为是很快到,林诚思跑出去通知了一声水馨,就已经有两骑快马而至。都是护卫型后天兵魂,一个是中年女子,专门先来挑选房间,整理房间的。

    还好黎允等人本来也没什么东西收拾。

    房间已经空好,倒是没有手忙脚乱。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嘉年大长公主就坐着一辆气势华贵,二阶灵马拉的车子进了驿馆。身边的随从、侍女、护卫加起来足足有二十来人。

    这不是现在皇室子弟的正常排场。

    但确实已经超过了圣儒时代很多。

    水馨混在人群里给这个血脉上的长辈行了礼。很是庆幸,至少在华明两国,给血脉长辈和高官行礼,都是不用跪拜的。否则她哪八辈子都露馅了。

    只是行礼的话……反正之后就要搬走,水馨确实是无所谓的。

    然而,容貌是美艳少妇类型,三十出头的嘉年大长公主走出了马车之后,目光几乎是立刻就落在了水馨身上。

    水馨是啥人?

    从山海殿里出来之后,就渐渐有些暴露本性的趋势。卧龙山脉上,看不出任何“小地方出身”的局促感。到了现在,就更不会在乎暴露“林水馨”的本性了。反正连黎允和关启明都和她不熟。

    大不了说她小人得志便猖狂呗!

    她心大,但不是忍气吞声的性子啊。

    被一个陌生人用颇为复杂,颇含深意的目光看着,超过了五秒钟,连其他人都注意到不对了。水馨自然而然的就抬起头,直接和尚且站在车辕上的嘉年大长公主对视。

    嘉年大长公主有些意外的笑了笑,走下车,对领头的林诚思几人笑道,“是不是没想到我会来?”

    林诚月干笑一声。

    林诚思实话实说,“是没想到。”

    嘉年大长公主叹口气,“被请到明都来,我也是没想到的。本来我都该过了国界线了。”

    嗯?

    被请过来?

    几个年轻宗室连着林惊珩都面面相觑。

    “大长公主……”林惊珩连忙想开口询问。

    嘉年大长公主挥挥手,“如果你想问是为什么,我就真要怀疑,你们在明都的时间都浪费到哪儿去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