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澳门皇冠APP - 林门闺暖最新章节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天哪,那郎君会笑!

林门闺暖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天哪,那郎君会笑!

作者:盈盈笑秋水书名:林门闺暖类别:澳门皇冠APP
    薛明睿说着顿了顿,眉头微拧,看得林暖暖心生疑惑,这人是要说什么?但看他似在努力想着什么。林暖暖眉头微皱,站了起来,却又被薛明睿一般拉住,她想要挣扎却见薛明睿龇牙咧嘴的样子,不由又懊恼坐了下来,还是心太软!却听薛明睿柔声又道:

    “暖儿你也知道,我对这些不甚在意,也许还有漏了的,对!还有不少的玩意儿,别人送的那些金银珠宝,古玩字画、紫檀玉石回头我让李义府登记造册,到时都给你送过来。”

    林暖暖瞠目结舌地听着薛明睿自说自地就要将一干财物都赠与自己,心道他这是要作甚?林暖暖不禁有些气恼:难道薛明睿是想要用这么些田庄、地契、银子砸得自己屈服?若如此,未免也太小看自己了,她可是自幼跟着林老夫人长大,富贵虽能迷人眼,只这里头的人却包括她林暖暖!

    念头一起旋即又被她否决,她也太小瞧薛明睿了,他不是这样的人!

    如此一想,林暖暖索性也不说话,只端看薛明睿下头如何说。

    “暖暖,我从前曾告诉过你王皇后之事,这事只有你知晓,父王、母妃从不知道。你只怜我境遇,却不知我当年小小年岁就心思深沉,虽不曾杀了她,却给她下过毒”

    薛明睿先还皱着眉头,后头却是越说越顺。将当年他的狠啦手段、还有同文宗当年的种种秘辛一一说了出来,听得林暖暖瞠目结舌,渐渐有些不安地推了推他:

    “好了,不要说了!”

    林暖暖见他后头居然将诚亲王府的秘药方子都说出来了,忙呵止。

    “睿哥哥,你怎么了?这是要作甚?”

    自己不过是要一个唯一罢了,这个薛明睿怎么就将他所有的底牌亮了出来,这同自己说的可不是一回事啊!薛明睿他这是要做什么!虽动容于他对自己的信赖,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暖儿,你说,我的银子、俸禄都归你,我的一切你都知道,这样的我往后是不是就得要依附于是你了?”

    薛明睿的话一落音,林暖暖就懂了他的意思,这个薛明睿怎么如此之蠢,蠢得她动容,蠢得她欣喜,蠢得她心疼!

    她立时就泪流满面地抱住了他:这个傻子,他这分明就是为了要安自己的心在倾他所有呢!

    “好了,傻丫头,不要哭了。我知我手里的好物件没你的多,不过你且放心往后我再多使劲儿给你多挣些,嗯?”

    薛明睿忍着疼让林暖暖抓着伤处,脸上一派云淡风轻。

    “傻子!”

    林暖暖放开薛明睿,手忙脚乱地看着被自己抓过的地方沁出了血渍。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薛明睿却是一把攥住她手,严肃地说道:“暖儿,往后你若有什么,也需得似今日这般同我坦诚相见。”

    这个薛明睿总是这么让人欲罢不能,这可如何是好啊!

    林暖暖忍着感动,坏心眼地戳了戳薛明睿的手臂,见他倒抽口气,杏眸潋滟,又心疼地问:“怎么了,很疼?我没使劲啊!”

    薛明睿却捉住她手:“暖儿,你且应我!”

    “登徒子,谁同你坦诚相见啊!”

    林暖暖满心欢喜地同他瞎扯,又让薛明睿躺下接了他手里的秘药给他换起药来。

    待秋菊和李义府进来、后头还跟着个小农女时,见到的就是林暖暖同薛明睿两个你侬我侬、情意绵绵地样子,只见一个温柔地换着药,间或往那一个看一眼,那一个却是傻傻地看人换药,一向冷冽的脸上居然露出温柔宠溺的笑来。

    这两人男俊女美,端得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如此的神仙眷侣倒让几人皆不敢近前,好似生怕扰了他们,打破了这一室的温馨,坏了这好看的画面。

    “天哪,那郎君会笑!”

    说话的是自后头看过来的小农女,她眼睛微眯却掩盖不了灼灼的目光。秋菊厌憎地瞥了她一眼,李义府却莫名地觉得这个小农女的眼神很是眼熟。

    待见着秋菊看向他们二人的目光越发不善,李义府这才后知后觉收敛了目光讪笑着讨好秋菊:“也不知秋浓小娘子做了什么好吃食,这边就能闻着香了,秋菊姐姐我们且去看看可好?”

    他可没胆儿扰了世子和郡主的清净,说着还冲着秋菊努了下嘴,又仰着下颌微指了指。

    秋浓所去的庖厨离此处可是有些远,也难为这人又睁眼说瞎话!

    “真是太丑了!”

    秋嫌恶地目光这回落在了李义府的身上,这让他很有些不舒服了。可他这也是为了秋菊好,这丫头怎就不领情呢!

    再说,他丑么?

    李义府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又看了眼即便是在灰腾腾的农家小院里也显得出尘的世子。

    嗯,自是不能同世子相提并论,可自己这副样子总也能当得起人家一句赞吧。他可是没少听人说,薛世子长得好,没想到身边之人也很清隽!

    再说,这秋菊丫头怎的还似魏晋时人,总对人这一副皮囊参不透?这人再好看又有何用,想那些秦楼楚馆里有的是清俊的,可哪里能指着他们过日子?

    秋菊虽说对李义府的话嗤之以鼻,只看了看林暖暖和薛明睿二人说说笑笑很是融洽,倒也歇了上前的心思,只摸了摸鼻子就走了出去。李义府心中一喜,他就知道秋菊丫头是个口硬心软的,看看,这不是很给面儿?

    他忙颠颠儿地奔至秋菊身侧,眉飞色舞地同她说了一通,然后在秋菊的看傻子似的目光中,走至了小农女跟前,才想拉她,又想起什么,忙忙往后退了退,只说:

    “走吧,莫要在这儿扰了世子爷和郡主的清静!”

    “哦,”

    小农女两眼放光地又看了遍林暖暖和薛明睿,颇有些恋恋不舍地跟在了李义府的后头,不死心地又问一句:

    “你们世子是真不能娶我?”

    李义府跟看傻子似的看向小农女,别说娶她为妻了,即便是纳妾都是不能够的,端看如今这情势,自家世子可是对林国公府的小郡主那可是稀罕得紧,保不齐日后就同诚亲王一样是个情种也不一定。

    “哦!拂来塞哉,撒提事!”

    小农女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吴语,脸上居然露出轻松的神色,看向李义府:“那就算了!”

    这就算了?

    李义府斜睨了眼小农女那张平淡无奇的脸,这个小农女莫不是被世子爷和郡主出尘的容光摄得不敢造次、心生退意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