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澳门皇冠APP - 后华最新章节 - 番外(一)

后华 番外(一)

作者:无音珏书名:后华类别:澳门皇冠APP
    冬季。

    窗外雪花扬转,流光如缎霞,广映红梅,枝骨扶疏,钟灵弥秀。

    林中竹屋的窗户,被人从里面打开,一只手从里面伸出,纤纤五指,精瘦致美。

    “公子,你身体好没有好全,可别着凉了。”一个轻柔的声音,温和地提醒那推窗之人。

    只见推窗那人,慵懒地靠在临窗的美人榻上,红衣招摇,墨发未束。

    他凤眸挽眉斜入鬓,雌雄莫辨的脸上,一双细细勾勒出的眼眸,晕染着淡淡的绯色。鼻子勾起弧度,双唇薄凉。

    这张脸,精致得仿若千年石乳低落而成的艺术品,令人忘之失神。

    年轻的公子嘴角扬过清浅的笑,眉睫之间,却凌凌裹了抹刺骨深寒。

    “小朝,他们快来了吧?”萧汉卿红唇轻启,明明不过是寒凉淡漠的语气,却温醇如风拂莲池,有着明月映水的闲适。

    霰雪,被风卷了几缕,进了竹屋来,又微微卷起竹门前的一帘帷帐,遇到屋中炉火,复化了水,消散在空气中。

    小朝挑帘走进,肤光如雪,娇美妍艳,虽说不上倾城姿容,却也明媚韵秀。

    “是呀,公子在这山林之中,待了三个月了,如今‘月定城’中,那件事的风头定然已经过了。”

    她拿起一旁架子上的披风,走过来,给萧汉卿盖上,动作虽熨帖,可是眉宇间,却带了显而易见的惧意,更是不敢抬头看萧汉卿一眼。

    萧汉卿猛地握住小朝的手,细细摩挲着,小朝面色陡然苍白,却并没有反抗。

    “如此,的确是时候回去了,你可欢喜?”萧汉卿用另一只手,抬起小朝的下颔,神色却不动,一双幽深如古井的眼眸,让人无法直视。

    风有些大了,那门口的帘又被卷起丝许,帘上纹理圈圈荡荡,像谁吹皱了一池温融春水。

    小朝克制着心中的恐惧,勉强开口:“欢……欢喜。”

    闻言,萧汉卿突然笑了起来,像雨后的虹光,别样瑰丽。

    他放开她的下颔,看着握着的柔荑,叹道:“真是不乖,怎也像那些人一样,学会了说谎,要知道,你的父母,可是死在孤的手上。”

    小朝心颤,不明萧汉卿此话之意,只用一双受惊的眸子,偷看着萧汉卿:“公子,小朝不怨的。”

    萧汉卿闻言,猛地皱眉,似是疲惫的挥了挥手,小朝不敢多留,转身出了竹屋。

    萧汉卿摸了摸胸口,叹了一口气:“没胸的女人?”

    萧汉卿,原本是现代娱乐圈一名,风靡两岸三地的实力派演员,以精湛的演技、姣好的容颜立足复杂的娱乐圈。

    更是在几年前,开了一家娱乐公司,到今年,手下一线男女明星都有好几枚,可谓是真正的名利双收。

    可是谁曾想,一觉醒来,就成了如今的萧汉卿一个女扮男装的假太子!

    没错,就是太子!

    原主是月定国皇后所出,由于皇后生他时难产,导致此生不孕。

    为了保住皇后的位置,原主就成了太子。

    她聪颖好学,颇得老皇帝疼爱。或许是皇后的暗示,她从小就把自己当成男孩子。

    性格没有女孩子的娇柔,很是暴虐。后来更是成了“月定国”让人闻风丧胆的杀神!

    她杀人如麻,爱好男色,府中的美男子十分多,大多数都是从各处抢来的。这些男宠类型,可谓是包罗万象。

    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原主还特别喜欢玩儿sm,府中不知被折磨死了多少男人,如今除了几个特别喜爱的,其余的都是她随时收入太子府的新人。

    而那些所谓的老人,也几乎人人遍体鳞伤,惨无人道、残暴嗜血、杀人如麻……这些都可以用来形容“月定国”这位太子殿下。

    因为只有这一个“儿子”,老皇帝十分溺爱。对他的荒唐行为,也并不阻止,直到三个月前,原主做下了一件,让“月定国”人人唾弃之事,才被老皇帝打发到了这深山老林中。

    原主是一个十分惜命之人,故而修炼邪功,企图武功独步天下。这邪功靠人血修行,这暂且不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不久前她练功走火入魔,在皇宫中大开杀戒!

    那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宫女、太监、侍卫,死去不知几何。

    原本死去的都是一些下人,也不会有什么事儿,可是让天下人恐惧的是,她亲手,杀害了自己的母后当今皇后!

    除此之外,老皇帝的妃子,也是被杀了个七七八八。

    老皇帝震怒,却还是舍不得杀了这萧家皇室的独苗,碍于朝中的讨伐之声,她才被老皇帝送到了这里。

    可是,因为此次练功走火入魔,萧汉卿也一命呜呼了。

    可怜了她这个现代的全民女神,以这样戏剧性的开始,代替这个假太子活下去。

    她抬手,轻轻一挥,不远处玲珑架上的花瓶,直接粉碎成渣。

    萧汉卿笑了笑,这武功,的确已经是独步天下呀。

    其实,这一次原主走火入魔死后,她穿过来,就已经惊喜的发现,这什么“嗜血功”已经大成!

    这个便宜捡的,让萧汉卿穿越过来的憋屈,被平息了不少。

    而为何会走火入魔,恐怕是因为,她爱上了她的一个男宠,却又不能向他吐露心扉,更是被所爱之人厌恶。

    种种憋屈在心头,才会练功出岔子,从而有那一场屠杀。

    萧汉卿觉得,原主之所以要杀皇后,恐怕是因为,她已经搞懂自己的真实性别,更明白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萧汉卿揉了揉眉,这皇后死了也好,这样为了一己之私,毁了一个女子一生的自私之人,本就不该活着。

    萧汉卿上一世,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能够以一己之力,得到她死前的荣誉,心不狠,是不可能做到的!

    可是,一想到那些烂摊子得自己收拾,萧汉卿就想撞墙。

    “公子,清风公子来接你了。”

    屋外传来小朝欢乐的声音,让萧汉卿忍不住皱了皱眉。

    小朝的父亲是宫中的侍卫,而母亲,也是皇后身边的管事嬷嬷,可都是死在原主的手上,却还如此对她。

    这还真是缺心眼儿的孩子。

    至于这位清风公子……

    萧汉卿起身,嘴角带了一丝邪笑,原主的心上人,她倒是想见识见识!

    萧汉卿披着一件披风,就走出了竹屋。

    或许原主和萧汉卿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偏爱红衣。

    原主是因为骨子嗜血,所以对红色的衣衫很是钟爱,而萧汉卿则是因为,红色张扬,适合她的性格。

    与这红色相对的,则是她冷酷的心。

    她斜斜靠在竹屋门口,看着慢慢朝她行来的几个男子。

    当先一人,一身青衫,风骨卓然。而他身边的另外三个男子,则都着一身黑衣,面色甚为冷淡。

    几人之中,或许只有那青衫男子,面上带了笑,一双眼眸,亦是带了几分温润。他樱妆的唇,薄有颜色,与另外三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这四位就是原主一直“宠爱”的男人,可以说,府里死了不知多少人,这几人都是存在的。

    萧汉卿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除了这四人,应当还有两人,也是太子府的老人了,至于今日为何不来,恐怕是对她太过厌恶。

    她眼神落在那青衣男子身上,双眸明亮,嘴角扬起了邪肆的笑容,乍一看,和萧汉卿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拜见太子!”

    几人上前行礼,声音亦是动听。

    这萧汉卿选男人的眼神,果然不错,这几人,的确都是极品,在现代,很容易就能被她包装成一线明星。

    她在现代,注重颜值。要想让她全力捧,那么就必须先征服她的眼睛。

    所以她公司里的那些人,在颜值上,绝对都说的过去!

    “起来吧。”

    她的声音低沉,根本不会有人怀疑他是一个假男人、真女人。

    她几步上前,直接拉住清风的手:“许久未见,可曾想本宫。”

    清风眼中闪过一丝暗光,面上却依旧带着笑容。

    他浅浅一笑:“想。”

    萧汉卿觉得有趣,干脆揽住清风的腰,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这副身体身高极高,比之面前这几人,也不会差多少,更何况,她这浑身的气质,直接让人忽略了她的身高。

    她看了其余三人紧握的拳头,心中更是觉得萧汉卿有本事。

    能将这群男人折磨成这样,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呀!

    她放开清风,随即又看向另外三人。

    “刘诚青、李月生、苏锦年。你们三人都来了,怎么不见李月明和周德斐,难道本宫回府,他们都不来迎接一下,这是不将本宫放在眼里吗?”

    气氛陡然肃然起来,不远处的小朝有些着急地看着李月生。

    她和李月生青梅竹马,而李月明也和她的关系不错,如果被太子记恨上,恐怕没有什么好下场。

    “小朝。”

    她心中忐忑,谁知那边萧汉卿却叫了她一句。她收敛心神,几步上前:“太子有何吩咐?”

    萧汉卿另一只手,突然环住她的腰,在她的脸上也吻了一下:“近日在这山中,小朝悉心无比,本宫甚喜。不如本宫给你一个权利,周德斐和李月明两人,不敬本宫,回去你就替本宫出手,打死他们两个,你说好吗?”

    她的话一落,这竹屋前的空气,陡然一凝,李月生身体微微一震,另外几人,也是浑身抖了一下。

    几人的愤怒,清晰可见。而萧汉卿却是丝毫不在意。似乎两条人命在她的眼中,什么都不是。

    “太子殿下息怒,月明兄和斐兄,因为身子还没有好全,所以留在太子府养伤,绝对没有不敬的意思。”

    清风突然开口,他的声音和他的名字一样,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公子温润,如玉似水。

    听到他开口,萧汉卿整张脸猛地柔和了一些,她放开清风,只一手抱着面色惨白的小朝。

    “清风你可别吃小朝的醋,要不这两人,你们一人一个?”

    清风闻言,心中一寒。

    太子从来都都是喜怒无常的,就算对他表示出超越其余几人的宠爱,可是他也没有少被她折磨。

    可是如今,她为何执着定罪于李月明周德斐两人?

    他心中虽然生疑,面上却是带笑。

    “太子,此时不宜杀人……”他点到即止,却见萧汉卿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他心中微微一寒,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萧汉卿自然明白,此时不能再动怒,毕竟他的这些男宠身份,并不简单。

    “听清风的,不过,你要怎么回报孤?”她放开战战兢兢的小朝,然后环住清风的腰,转身就进了竹屋。

    “欺人太甚!”刘诚青性子最是刚烈,见萧汉卿将清风掳走,当即动了怒,想要冲进竹屋。

    “慢!”

    李月生猛地拉住他,冲着他摇了摇头。

    刘诚青红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直接跑开了。

    “诚青!”苏锦年看着刘诚青跑远的背影,有些担忧,可是最后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都是我的错,我见月明和斐身体没有好全,才让他们此次别来,没想到连累了清风兄。”

    说着,两人脑海中,不约而同地浮现了一些不愉快的记忆,这让他们的面色都白了几分。

    李月生咬了咬牙,就要推门进去,这件事和他有关,应该由他来受。

    谁不知道,每一次伺候完太子,都会满身伤痕。清风这次是代替李月明他们受罪,他不能眼睁睁看着。

    “月生兄,别……”苏锦年拉住他,面色也有些难堪,“我们走吧,清风兄定然不愿意……我们在这儿。”

    说完,就苦笑了起来,这种出卖自尊的事儿,谁又是心甘情愿的?

    他们都是“月定国”闻名的男子,才情气质当世罕见,可是谁曾想,到头来,因为出众,而被这般对待。

    如果不是身后有家族,或许他们宁死也不愿意活着受折磨,被一个男子压在身下,这是何等的耻辱?

    “二位郎君,请随奴婢来,太子的行装早已准备好。”

    小朝适时开口,她为人单纯,却也知道,这两人对太子极其厌恶,她担心被太子发现,两位公子会被太子杀了。

    李月生看了紧闭的房门,只能跟着小朝离开,至于苏锦年,更是不愿意在这儿待上片刻!

    他们都是离萧汉卿最近的人,睡在她的枕边,却亦是最恨她的人,因为她,他们所有人都被剥夺了未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