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澳门皇冠APP - 特工农女最新章节 -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正统

特工农女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正统

作者:花不言语书名:特工农女类别:澳门皇冠APP
    明媚晴朗的天空顷刻间就被狂风吹来的乌云遮挡了,此刻与其说它是乌云,其实叫它黑云更为贴切,因为那从天空中蔓延的云层已经浓厚成了黑色,而彼时才不过是辰时而已,可瞧那天色却好似已近深夜。

    狂风呼啸,卷起了地面上的沙尘,因为干旱而干裂的土地此刻却像是被打扫一新一般,悬挂在门廊边的灯笼被狂风吹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只不过可苦了此刻还在城门外的灾民们,此刻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有哀哀切切的悲鸣声不住的在回荡。

    城门内的百姓有的听见这声音有心做些什么,但却是被一个皮肤黝黑面容周正的男子给阻止了,只见他伸手拍了拍挡在门前守卫其中一个肩膀,很是郑重的道

    “大家莫急,这位小扮方才说这片黑云是雨,而我却说是雪,那若真的是雪,这位官爷自会给我们开门的”

    那校尉被说的一愣,心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可那男人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只是伸手接住一片随着狂风飘飘摇摇坠下来的雪花道

    “看吧,官爷,这是雪”男人的笑容此刻在那校尉看来竟是有几分教人畏惧的强势在里面“方才我之所言句句是真,难道这七月飘雪还代表不了一切吗?雪虽来,有水喝,我等却宁愿跋涉千里朝着沿海一带而去,官爷,您醒醒神,给条活路吧”

    “官爷,您行行好,给条活路吧”

    若说一人之言不过耳过其随,那么十个、百个、千个便再也由不得他忽视,蓄势待发的马车,背着大包小秉的百姓,肩膀上坐着孩子的男人,老人的哀求,男人的怒吼,女子的啜泣,这一眼又一眼,一幕又一幕的叠加,终于让那个校尉心中一跳。

    他叹了口气,终是放下了手中的铁枪,并且朝着身边的属下挥了挥手“算了,这雪已经下了,代表着什么还不清楚吗?苍天预言,如今只待实现”

    校尉的声音被冲散在人群中,却是让他的一干属下有些发愣,却不想这时候,那肤色黝黑的男人却还没走,反而同他们那些守卫一般站到了一旁,甚至又开始低声劝慰他

    “兄弟,我托大,你也听我一句劝,你们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不然,我猜这帝都城也容不下你们了”

    彼时的君阳扒在栏杆上看着这一幕还有些发愣,看着朝着外面蜂拥的人群,还有城墙外想往里面挤却又被人拉着劝走的灾民,还有那飘飘洒洒越来越密集的雪花,这一切的一切无不让他发怔

    可望着眼前这一幕,锦绣却是笑了,雪下了,人走了,这帝都也与空壳无异了,随着雪花飘落的方向,锦绣不禁抬头望向了御街

    “走吧,他们已经安全出去,我们还是去看看哥哥吧”

    我是人物的分割线

    “下下雪了”彼时的含元殿气氛沉寂的吓人,小皇帝的气压是一,印证了石碑预言是二,谁能想到上一刻小皇帝还在说他是九五之尊,下一刻就亲自被天地掀翻呢。

    文武百官喃喃着,却是都将目光放在了小皇帝身上,却见那个北域尊为尊贵的人此刻正倚在门前许久没有动弹,孰是孰非已经明了,只是那人却是不可能认输的,这是在场众人都能预料到的一件事。

    “朕自有记忆以来就是皇帝”出乎意料的是,小皇帝竟然说起了往事“朕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相对来说,生活很好,却缺乏自由,甚至不如那宫中偶尔跑过的野猫,当空飞过的鸟”

    是的,那些喜欢自在的人将这个北域最为尊贵的地方称之为牢笼,最华丽的牢笼,因为这个地方束缚太多,一点儿自由都没有,而眼前的这个小皇帝也的确是挺苦的。

    “人人都想当皇帝,人人都想坐这个位置,可等我真正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却什么都晚了,其实那些人的话没有错,我不过是一个鸠占鹊巢的人”

    小皇帝的话还没有说完,却有一人从广场上跑来,临到近了,身上的盔甲碰撞声却是越来越清晰,来人看见小皇帝就站在含元殿门前,干脆直接匍匐于已经铺满白雪的长阶下,朗声道

    “请皇上降罪,臣等办事不利,臣本带着下属在城内四处规劝那些百姓回家,可不想,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城门已经大开了,只是不单城内的百姓少了不少,如今就连本该在城门外的灾民都不见了”

    “轰隆”一声,却原来是小皇帝一巴掌将含元殿的大门拍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没再理会旁人的神色,只是自顾自的挥着广袖笑了“这都是报应,报应!报应抢了别人的位置,报应你自不量力,报应啊”

    看见这一幕,文武百官又惊又惧,那些身着便衣的考生更是互相咬起了耳朵“这陛下莫不是疯了吧?”

    “是啊,这怎么胡言乱语起来了”

    君逸淡淡的撇了小皇帝一眼,回头望了望雪花纷飞的黑色天幕,还有那呼啸着响着异样声音的狂风,终是张口轻斥“这是含元殿,有些话能说,有些话却是不能说”

    有的人住了嘴,有的人却是将目光放在了君逸身上,显然是转移了话题目标,对此,君逸只是选择无视罢了,不过是看着朝中变化,改变风势的墙头草罢了。

    “好了”小皇帝笑够了,又走到了龙椅旁边,伸出手指细细磨搓“百姓弃朕而去,不知你们会如何?”

    “这改变太快,朕不相信这一切的背后没有人去推动,但是事已至此,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小皇帝就像是开了窍似的,无论是神情还是言语都像比从前强上了不少。

    “朕一朝为帝,便一世为帝,依朕而言,这就是正统”小皇帝落座龙椅,俯视下方“民心不足,那便拉拢民心”

    “如今北域大面积旱灾,可现在却下雪了,派人收集雪,而后搭建暖棚,让将士们去开垦土地,照拂百姓”

    尽避小皇帝的命令比之从前强了不少,但此时此刻,却是没人高兴的起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