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澳门皇冠APP - 军夫请自重最新章节 - 第735章 不是亲子,而是养子

军夫请自重 第735章 不是亲子,而是养子

作者:婔姿珏然书名:军夫请自重类别:澳门皇冠APP
    来人是谁?

    听到那急促的门铃声,厨娘匆匆地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濮阳柔有些头痛,向来清澈的杏眸闪过不霁。虽然她明知道跟顾陈春回他家,行程不会平静,可她也没有想到这般波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没完没了的!

    “老婆别担心,真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归有你老公我在!”顾陈春倒是不惧任何刁难,只要身边的小女人不回避、不逃避,他又有何惧?!

    有他在,谁也不能在他面前伤害他珍爱的小女人。

    随着厨娘进来的,是顾陈春村中相处较好的同辈青年,名为陈汉勇。他是陈大公五房的孙儿辈,他一看到顾陈春站起来迎向他,便大步超越大花婶,朝着顾陈春立马开口道:

    “四哥,快、快去村委,陈夏带着外村人过来!”陈汉勇黝黑的脸上,显然是因为疾跑,他额头已经沁出汗珠。

    “陈夏?!”顾陈春重复了一句,人还没有身动,胳膊已经被一只软嫩的小手捏住,只听到爱人带着关切的声音响在他身后:

    “谨修,我也去。”直接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

    顾陈春微侧过头,看到已经主动握住他大掌的小女人,他颌首说道:“当然,跟在我身边我更放心。”

    说着,他便回握住她的小力道,朝着大花婶吩咐:“大花婶,要是我娘回来没见着我们在,就说我们去村里逛,不要让她离开家里,知道吗?”

    “好的,大少,我会拦着老板娘。”大花婶知道轻重,立马恭敬的应道。

    秦雁的性子,还是适合养在温室里,面对外头不明朗的情况下,顾陈春第一个本能就是拘着她在家好好呆着。

    顾陈春带着濮阳柔速度离开了陈家馆,因为要照顾着爱人的步伐,他的步子并不大,对于他的大长腿来说,他只是跨个大半步,濮阳柔已经要用来跑才追赶地上!

    陈汉勇瞄了眼四哥身边的未来四嫂,朝她算是客气地点头后,立马将他知道的事情,一边走一边对着他们说道:

    “早上发生左振强那事后,周会计就强烈提出许招娣买地那地必须要收回,吓的许婆子母女一直在求饶,许秀红连一秒钟都没有坚持,就将陈夏现在的手机号码报上。

    这才算找到陈夏她人,没有想到,她在半个小时前,带了五、六个壮汉子过来,看到她带来的人,许秀红和那李丽妮,当即不敢再说那贿赂钱的问题。

    这两妇人一带头改口,许婆子可能看出了陈夏那些打手的厉害,亦随之改口,不再提之前收买的事情,反而一力咬定是左振强与她一起商议下毒的。”

    “她动手了?”顾陈春拧了眉头,问了一句重点。

    “倒没有动手,只是陈夏明显很清楚许婆子的弱点在哪儿,直接令手下将那许宝军拉到村委来,看到被掐着手臂哭闹不停的独子,许婆子什么立场也站不住。”

    陈汉勇立马回道,虽然在‘下毒’这件事上,许婆子真的没人性。

    但是,这许婆子对唯一的弱智儿子,那又是真心的好。她之前一直在农家乐做事,唯一的儿子就交给邻居的嫂子照顾,对邻居很是和善大方,只求她能用心照顾弱智的儿子。

    “你这么焦急,是怎么一回事?”顾陈春放慢了脚步,若不是怕爱人恼气,他都想回身抱着她走。

    “陈夏…她在村委里,朝着村老们说、说你……”陈汉勇抹了一把大汉,担忧和焦急溢于言表。

    顾陈春和濮阳柔瞬间就知道陈汉勇迟疑的话,是什么话了,无非是陈夏就找到这个好机会,要将顾陈春不是陈荣亲生儿子的事实,公之于众罢了!

    濮阳柔瞬间脸色就发沉,心痛地望着男人挺拔的后背,此时在她的理解中,这陈夏,已经不只是无德不孝、爱慕虚荣,简直就是不孝不义!

    好歹她自小生长在陈家,居然扯开陈荣这亲爸的伤疤!毕竟,在陈夏的认识里,她是陈荣的女儿,根本就不知道她的生父是陈立!

    等等!

    一个人性情大变,不可能没有任何预兆……难道说,陈夏是从某个地方知道,她自己不是陈荣的亲生女儿,所以才会性格大变的?!

    濮阳柔眯着水眸,心间想到:谨修说陈夏不知道她自己不是陈荣的亲生女儿……这个结论,怕是有坑!

    顾陈春倒是不受影响,看到陈汉勇一副难受的神色,他凤眸微沉,脑中想起养父说过的话

    毕竟,顾陈春是陈荣在医院捡的弃儿,再加上不是陈家的血脉,他一开始出于家和而满着妻子,但是对于族老,他是不敢隐瞒混淆血脉的。

    在传统习俗来说,儿子与女儿是完全不同的传承。

    他出于保护妻子名声,陈夏是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她是养女身份,但是陈春因着是儿子,在六周岁上族谱时,他是在三公房的族谱里做的备注,写的可不是亲子,而是养子。

    虽然养子身份,一点儿也比不上亲子,但是养子在某个程度上来说就是继子,在传统继承上一样具有继承权。

    所以,陈夏阴险恶毒的谋算,在顾陈春和陈荣来说,真的上不了台面。

    自己愚蠢,还将别人当成蠢人,这才是真的愚不可及。

    “小十放心,一个蠢女人,成不了啥气候。”顾陈春鼻腔轻‘哼’了一声,给了爱人和陈汉勇一个定心丸。

    濮阳柔不在意陈家的家产,她对钱的**不重,从富足到贫乏,她又不是没有体验过。再说,她也相信顾陈春本身的能力,自身又有底气,更不会贪图陈家的家产。

    此时听到男人的声音正常,就连那声“哼”都带着他一直以来的高傲自视,担忧的眼神下一秒就变成了莞尔。

    果然,顾陈春一早就心中有数,胸有成竹呢!

    快步疾走了十来分钟,顾陈春带着爱人,一起来到了三层楼的村委会,只见村委大楼院墙、院子里,居然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村民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