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澳门皇冠APP - 重生军少小甜妻最新章节 - 第30章 危机公关

重生军少小甜妻 第30章 危机公关

作者:小阿毒书名:重生军少小甜妻类别:澳门皇冠APP
    霍秋迪被这两人的推诿的话刺得耳朵疼,不想再听她们吵闹,一骨碌爬起,吼了一句:“闭嘴!”

    直接无视这两人,去云姗姗衣柜里刨了件顺眼的衣裳,悠哉悠哉地走去浴室。

    丢下一句:“你们慢慢吵,我先去洗澡,我妈要是来了,让她等我一下。”

    容许听见霍秋迪要洗澡,他一个大男人自然不能留下,于是淡淡瞥了温阳一眼走出去,丢下一句:“还不快去洗洗。”

    这种时候,温阳怎么能离开,她继续煽风点火:“推我和秋迪的人是莫小雨没错,但是你云姗姗先推她,她才踉跄推我们的。错还在你!你否认也没用!我真是不明白,让你承认错误,道个歉有那么难吗?非要把所有责任推给人莫小雨?”

    “你胡说!你这是包庇莫小雨,我没推任何人,你为什么要诬陷我?”云姗姗急红了眼睛。

    十分委屈的样子,她没动手,只是暗示了莫小雨一眼,她们凭什么栽她身上?

    “就是你!云姗姗你坏透了!你嫉妒温阳,你嫉妒她身世不好但比你漂亮,你嫉妒她和容许结婚,而不是你。你就是罪魁祸首!”

    莫小雨好像一瞬间底气十足,有了温阳的话作证,她胆子也大了许多,云姗姗家世不如她家,她有什么可怕的?

    “你们一个个诬赖我!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推任何人!”

    云姗姗百口莫辩,为什么莫小雨要反咬自己一口?明明她们是好姐妹啊!她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以前她给她买的那些礼物算什么?

    “得了吧!你以前就总说秋迪娇贵,爱装低调,背地里你说了她多少坏话,今天你请她来,就想着借这个机会整她,你以为我不知道?云姗姗,你心怎么那么黑呢?秋迪还是高中生啊,她那么可爱,身体又不好,你怎么下的了手?”

    莫小雨步步紧逼,把以往云姗姗对她说的话都翻了出来。

    现在两人谁都不想担这个责任,当然要全力摘清自己。

    温阳看她们两个已经吵得热火朝天,撕得如火如荼,暗赞莫小雨挺上道。

    正好她身上湿透,先换了衣裳再来围观。她学霍秋迪挑了一条云姗姗衣柜里的裙子,看见没拆开的内衣裤,顺手包走。

    大不了明天原封原样买来还她,现在江湖救急,别人也不会有意见。

    云姗姗没空理她,忙着跟莫小雨撕-逼,她也省了口舌。

    她上三楼洗完澡出来,吹干头发,素面朝天收拾好,才慢悠悠下楼。

    看她们反目,心里还真是舒坦

    她穿一条浅绿色的裙子下楼,容许站在楼梯口那里,看来是在等自己?

    温阳不打算理会他,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时,他一把抓住温阳的手腕:“刚才错怪你。”

    “算了,谁让我在你心底没个好印象呢。”

    “霍秋迪妈妈陆晚静已经到了,你一会最好照实说,不要冲动说错话。”

    “你怕什么?”温阳小声问他。

    “别口没遮拦,好好回答陆晚静的问题。”容许的脸上云淡风轻,一脸从容。

    他不是怕霍家,只是担心自己说出话?

    “我不会给容家丢人。”

    “刚才霍秋迪跟她妈妈说想请你当她的补课老师,你答应吧,这样容家和霍家的关系能亲厚些。”

    容许又嘱咐了一句。

    温阳心底冷笑,原来你容许是为了这件事才会等在这里。

    她淡淡瞅他一眼,没说话,侧身就走。容许又说了一句:“你结识霍家,对你以后有好处,我不是为容家考虑。”

    “明白。”温阳这才释怀冲他淡笑。

    陆晚静的容貌跟温阳想象的不一样,虽然保养很好,可看上去还是有五十多岁的年纪。

    霍秋迪和陆晚静都在宴会厅的沙发上静坐,这时客厅里已经没了吵闹的人声,连乐队都不见了。

    大家注目下,她匆匆走过来,陆晚静的眼神始终停留在温阳的脸上,她想看清这个高考状元究竟长什么样。

    陆晚静有些近视,不过她除了在家看书时,从不佩戴眼镜,她怕眼镜影响美观。

    她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对任何事都一样。

    此刻,温阳走近,她也只能看见不太清晰的轮廓,看样子应是个美女。

    霍秋迪起身亲切的挽上温阳的胳膊:“妈妈,这位就是刚才救我又背我上楼的救命恩人温阳,她可是今年的高考状元,还上过报纸,我拿给你看过那张报纸,妈妈你记得吗?”

    “记得,谢谢你救我女儿。改天到家里吃饭,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陆晚静像哄着不懂事又贪吃的小孩,也只有霍秋迪知道她做的饭,实在难以下咽。

    因为养尊处优惯了,唯一会做的应该是西红柿鸡蛋面条。

    霍秋迪知道妈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种嘴上客气的话,不过是客套,别人不可能当真。

    温阳却浅浅笑起来:“阿姨,那您给我写一下地址,我明天就去您家蹭饭,顺便教秋迪学习。刚才我们落水前就在讨论学习方法,她也邀请我教她学习,反正我假期没事,明天我就去您家。”

    陆晚静没想到温阳是这么率真的一个人

    她连别人客气的话都听不出来吗?

    在场的人更是暗暗替温阳捏了一把冷汗,这姑娘也太实诚了?还让人家写地址?明天就要上赶着去人家里蹭饭?

    这也太不懂人情世故,未免有些莽撞和懵懂

    陆晚静心底有些不爽快,这个小泵娘怎么这么没家教?听不出这只是客气话吗?

    偏偏她上心又当真,真让她骑虎难下,哭笑不得。

    但她不能发作,今天在云家的不是商界,就是政界的人,她当然要表现出温婉大气的一面。

    “秋迪给温小姐写一个家里的电话,明天你们好联系。”

    “好!妈妈,今晚的事,只是我们几个女孩子贪玩,姗姗和小雨不小心推我落水,温阳救我起来,以后我不会让妈妈您担心。”

    霍秋迪扫了瑟瑟发抖的莫小雨和云姗姗一眼,装作天真又无知的跟陆晚静撒娇卖萌。

    霍秋迪从小接受的教育说话要分场合,这样的场合,她当然不能小家子气的指责别人推她落水,但是她已经说成贪玩,就显得她懂事,替人考虑。

    她更清楚霍家在这些人眼中是什么样的存在,在这样的场合她不会说出有损霍家门风的话,这其中就包括大度和容忍。

    即使是别人的错,她也要有教养的说话,但也要让人清楚明白到底是谁的错。

    陆晚静虽然心底气愤,但在这些人面前,该端什么样的姿态,她最擅长。

    温阳也知道,这样的小事,不会让云家引起风暴,但她已经在陆晚静身上种下了那颗会产生风暴的种子。

    陆晚静溺爱霍秋迪天下皆知,更别说天京城的人,就连温阳前世足不出门也有所耳闻。

    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陆晚静对霍秋迪的保护和宠溺,谁人不知?

    谁要是敢伤害她的宝贝女儿,这笔账她准会牢牢记住。

    莫小雨和云姗姗听霍秋迪已经把话说死,当着陆晚静的面,她们不敢再狡辩,只好低声下气的鞠躬赔礼道歉:“陆阿姨,是我们贪玩,是我们不好,都是我们的错,以后我们绝对不会再跟秋迪胡闹,请您原谅我们这一回。“

    陆晚静心底冷哼,哪里还有下次?

    不过,她面上端的是一副宽容谦和的笑容:“小事情,看你们紧张的。女孩子玩闹出点小状况很正常。你们是秋迪的小伙伴,我怎么会怪你们呢,阿姨还得感谢你们陪她玩耍。以后你们要多多来往,增进感情才好。”

    霍秋迪听她妈说这些话,浑身不由一抖,她妈面上越平静伪笑,心底火气就越大。

    “妈妈,现在你已经当面感谢温阳,我们回家?”

    “傻孩子,你忘了妈妈今晚在姗姗家有个慈善拍卖,妈妈是过来出席的,刚才让你一起过来,你非要先过来,你跟温小姐去玩吧,妈妈一会再找你回家,不要乱跑。”

    温阳彻底懵了!

    今晚不是云姗姗的生日吗?怎么变成慈善拍卖了?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危机公关?

    可太奇怪了!

    容许看着陆晚静身穿玫紫色的旗袍,优雅的走上临时搭建的小舞台,众人自动围成一个圆聚拢。

    霍秋迪也是莫名其妙,妈妈根本没说今晚这里有什么拍卖会啊?

    她不是最讨厌拍卖会吗?

    霍秋迪被云姗姗急忙拽走,要是不得到霍秋迪的原谅,她会忐忑难安。

    传闻陆晚静是个笑面虎,心底不定多讨厌她,她得好好哄哄霍秋迪。求求她,跟她妈妈多说好话。

    霍秋迪一走,容许走到温阳身边小声说:“奇怪吗?霍夫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私人聚会的生日宴上,凡是她出现的地方都得有一个理由。今晚慈善拍卖就是她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理由,这个主意是我临时给云家想出来的。

    霍秋迪的事表面上过去了,但这场拍卖的东西是云姗姗的爸爸妈妈自己拿出来的,已经请人认领,权当是做了一场真正的拍卖,拍卖会最后的款项会捐给红十字会的幼儿心脏病患者救助。”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是这笔钱会装进她的口袋?”

    温阳反应太过激烈,差点惊叫起来,这不是明目张胆的贪污吗?!
博聚网